jy6hl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三百一十二章 腐鼠展示-t5e3i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使者的这句质问,彻底压垮了魏王最后一点的理智。
因为魏无忌不愿与楚国交战的缘故,使得魏国在与楚国的战争里完全处于下风,景阳是完全碾压了魏国的将军们,追着打。景阳作为多年来与白起,蒙骜等人交战的将军,魏国除却魏无忌之外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这让魏王非常的愤怒,并且,这一次的战争也让魏人见识到了信陵君的风采。
因为信陵君统帅大军的时候,魏人甚至可以击败自己的强敌,也就是秦人,可是当其他将军来担任统帅的时候,魏国的军队甚至都没有办法来战胜楚人!而且景阳所统帅的军队甚至还没有魏人多,景阳是在以少胜多。这自然是让魏人对信陵君是更加的崇敬,都纷纷请求魏王结束战争。
魏王心里其实早就后悔自己不敢冒然的跟楚国开战,可是越是听到大臣们为信陵君说话,魏王就越是生气,反而是不愿意结束这次的战争,直到景阳带着军队险些打到了大梁,魏王这才无奈的停止了战事,不只是送回了原先被他所占据的城池,甚至还多送了几座。
而这些事情,却让魏王与信陵君的关系变得非常的恶劣,魏王再也不肯去见信陵君,甚至收回了之前所给与他的一切赏赐,魏王这样的行为,在国内引起了众人的不满,因为当初是信陵君带着军队保护了魏国,而如今,魏王的做法太不厚道,在利用完对方之后就收走赏赐?
于是乎,有不少的魏国官吏纷纷辞掉了官位,离开了魏国。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而信陵君的门客们,也是非常的愤怒,他们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出自己对魏王的不满,这就让魏王对信陵君是更加的忌惮,好在还有个龙阳君,龙阳君一直都在劝说魏王,让他保持冷静,要以国家为重,要信任魏无忌….可是,龙阳君自己也没有想到,秦国使者的一句询问,就让魏王失去了理智。
魏王暴怒,他认为信陵君是想要谋反,即刻派遣武士去包围了信陵君的院落,信陵君在魏国,就等同于赵括在赵国,这些被魏王所派去的武士们,根本不敢向信陵君动手,甚至有为了拒绝施行大王的命令而直接自杀的,至于信陵君自己的门客,这些门客甚至都觉得信陵君可以代替魏王来做魏国的王。
可是信陵君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醉醺醺的看着前面的这些武士们,方才笑着说道:“今天来找我喝酒的人怎么这么多呢?”,他就邀请这些武士们前来喝酒…过了许久,魏无忌这才摇摇晃晃的出现在了兄长的面前。魏王瞪大了双眼,愤怒的看着他,魏王质问道:“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你怎么敢饮酒?!”
魏无忌一愣,方才皱起眉头,摇摇晃晃的问道:“是今天嘛?”
魏王勃然大怒,即刻对左右说道:“将他抓起来,丢进牢狱里!”,龙阳君急忙站起身来,俯身大拜,他说道:“上君,不可啊,信陵君刚刚破秦,立下如此的大功,请您允许他将功补过,不要再惩罚他…”,魏王咬着牙,他又看了看周围的大臣们,他看到有几个大臣眼里的惶恐,甚至还有愤怒。
不能处置信陵君,处置信陵君会引发叛变,甚至可能会让魏国直接陷入内乱之中,信陵君的威望实在是太高了..这些事情,魏王也并不是不知道,魏王打量着周围的大臣们,其实,他心里也并没有想过将魏无忌抓起来,他只是想要看看自己的大臣们到底有多少人是心向魏无忌的。
涅盘女皇
如今,他心里也有了底。
他从几个大臣的眼中看出了愤怒以及仇恨,显然,这些大臣都该离开魏国了…魏王冷哼了一声,这才不悦的审视了一下的醉鬼弟弟,他挥了挥手,说道:“你就回到自己的封地去,好好的反省自己吧,寡人听闻,曾子说过,我每天多次地反省自己。替别人办事是不是尽心尽力呢?跟朋友交往是不是真诚,诚实呢?老师传授的知识是否复习过了呢?””
“您也该回到自己的封地,多反省自己,改正自己的过错!”
魏无忌醉眼朦胧的看着魏王,这才笑了起来。
魏王的脸色顿时变得赤红,他仿佛从魏无忌的笑容里看出了他对自己的不屑,魏无忌摇了摇头,这才转身离开了王宫,而周围的武士们,却完全不敢拦住他,龙阳君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脑海里忽然又想起了当初庞公所说的话,看来,还是他,看的最为透彻啊…群臣目送着信陵君离开,所有人都是在沉默着,一言不发。
只有段干子,还是在笑着饮酒,又不断的奉承魏王,想要趁着这样好的机会来讨好魏王,可惜,他的马屁都拍在了马蹄上,魏王勃然大怒,喝令群臣离开,当然,龙阳君还是留在了他的身边,魏王看着龙阳君,愤怒的说道:“寡人的大臣都背叛了寡人!这是该被处死的罪行!”
龙阳君看着魏王暴躁的谩骂着自己的群臣,魏王骂了许久,这才平息了怒火,他渐渐又回复了理智,他无奈的长叹了一声,方才说道:“寡人跟自己的这位胞弟,从小就合不来…他年幼的时候多好啊,越是长大,就越是无视寡人,处处都要违背寡人…跟寡人作对!”
“您是他的兄长,难道还不了解他嘛?这些都是秦国的离间计啊,信陵君是绝对不会想要谋反的…他根本就不在意王位,我倒是觉得,比起当上魏国的王,他更想要的是多喝几盏酒…”,龙阳君说道。
魏王一愣,随即低声说道:“寡人知道…寡人知道…可是,他的门客就未必是这样…他的门客,还有那些陪着他喝酒的人,他们巴不得让无忌来担任魏王,这样他们就好利用无忌的软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寡人…寡人只是不愿意这些人害了无忌,寡人甚至想过,要把王位交给无忌。”
十转成人
龙阳君瞪大了双眼,他惊惧的朝着魏王俯身大拜,这才急忙说道:“请您不要再这样说。”
魏王摇着头,他说道:“寡人已经年迈了…寡人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魏王顿了顿,这才说道:“寡人逝世之后,魏国又该怎么办呢?增他性子软弱,根本不像是寡人的儿子..”,龙阳君这才说道:“公子增为人善良…在将来,他会是一个仁义君王的。”
“如果是在魏国最强盛的时候,一个仁义的君王也没有什么不妥,可是在如今这样危难的时候…”,魏王摇了摇头,这才说道:“寡人倒是觉得,还是无忌更适合接替寡人,乃何,他的门客实在是有些心急!”,龙阳君顿时就说不出话来,魏王这才问道:“对了,增的情况怎么样?”
龙阳君这才说道:“我听闻,因为与魏国交战的缘故,秦人想要杀了增,好在增正在马服君的身边学习…秦人不敢伤害马服君的弟子,故而放过了他。”,魏王听闻,只是点着头,却没有再多问,他又问道:“秦人造出的秦简…怎么样?我们的匠人们造出来了嘛?”
“按着您的吩咐,那些定居在魏国的墨者正在全力的制造…嗯,已经取得了成果,很快就能造出来了。”
魏王这才笑了起来,点着头。
其实,这些匠人完全没有任何的成果,可是龙阳君还是没有如实相告,因为他很了解自己的上君,若是得知没有成果,他一定会驱逐这些墨者,不愿意继续投放人力物力来做这件事情…上君很多时候都看的很明白,奈何,他这暴躁的性格,让他常常失控,龙阳君很想要过去安抚信陵君,可是他又不敢。
而此刻的信陵君,却已经在收拾家当,他的门客脸色都是非常的阴沉,他们刚刚帮助魏王击败了秦国,一转眼魏王就夺走了对信陵君的全部赏赐,并且要求他离开大梁,返回自己的封地反省,该反省的人是谁呢?通过这一战,信陵君的大名传遍了天下,没有人敢小看魏国。
可惜,魏王与楚国冒然开战,却是在很快的时间内就改变了天下人的看法,不是魏国不可以轻视,是有信陵君当统帅的魏国不可以轻视。
信陵君拿着酒袋,看着众人忙碌着,他只是傻笑着。
“您怎么还在笑呢?您遭受到这样的侮辱,连我们都因为羞愧而恨不得自尽,您却毫不在意?”,终于,有门客恼怒的询问道,信陵君看着他,他开口说道:“当初惠子在魏国当宰相,庄子前往拜见他。有人告诉惠子说:庄子到大梁来,想要取代你做宰相。于是惠子非常恐慌,在国都搜捕几天几夜。”
“庄子前去见他,说:南方有一种鸟,它的名字叫鹓鶵,你知道它吗?鹓鶵从南海起飞,飞到北海去,不是梧桐树不栖息,不是竹子的果实不吃,不是甜美的泉水不喝。就在这时,一只鸱拾到一只腐臭的老鼠,鹓鶵从它面前飞过,鸱仰头看着它,发出‘吓’的怒斥声。现在你想用你的魏国来恐吓我吗?”
仙蒂
信陵君眨了眨双眼,方才说道:“如今魏国有一种鸟,他的名字唤作酤酌,酤酌不停落在没有朋友的地方,它不喜欢喝以黑黍和郁金酿造的酒…同样的是,他对腐臭的老鼠是没有兴趣的!”
门客们哄然大笑。
很快,信陵君就带着自己的门客们离开了大梁,他坐在马车上,跟着自己的门客们放声唱着歌,一路朝着自己的封地赶去。道路边的百姓们,都忍不住的停下来,看着这一幕,时不时跟信陵君合唱,信陵君大喜,就从马车上走下来,也不顾什么身份礼仪,就邀请这些庶民来陪自己喝酒。
而信陵君离开大梁的消息,在传到了咸阳的时候,吕不韦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吕不韦笑着,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李斯,认真的说道:“没有想到,您安排使者所说的一句话,就让魏国失去了自己最强大的壁垒啊,如今信陵君不在大梁,我就不必再担心诸侯们会联合起来讨伐秦国了。”,李斯只是摇着头,他说道:“这并非是因为我的谋略,而是因为魏王的短视愚蠢。”
“同样的计策,在赵王,楚王等人的身上,就未必能得到施行。”
“怎么?离间廉颇的计策失败了?”,吕不韦一愣,方才笑着问道。
李斯点了点头,这才说道:“是我小看了赵王,赵王根本不为所动…甚至还继续加封廉颇,奖赏廉颇…”,吕不韦轻笑了起来,他点着头,说道:“我了解赵王这个人,虽说天下人都因为他逼走了武成君而耻笑他,可是这个人,也并非是毫无建树的君王,他渴望贤才,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能完全的相信自己的大臣…”
“当初应侯安排武士成为信陵君的门客,并且发动叛乱,赵王却还是能继续相信信陵君…这样的事情,若是发生在魏国,魏王早就派人去杀死信陵君了!”
李斯虚心的听着,时不时的点着头。
等到李斯离开的时候,吕不韦脸上的笑容这才消失了,李斯又怎么会看不出廉颇是不能被离间的呢?做成一件大事,又犯下一个微不足道的失误…这个年轻人,也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啊,吕不韦暗自思索着,不过,他并没有理会,李斯根本没有威胁到自己的能力,他越是如此,自己也越是能对这个被自己看重的继承者安心啊。
嬴政坐在学室里,听着赵括讲学。
“我听闻:人本来就有一死,但有的人死得比泰山还重,有的人死的却比鸿毛还轻,这是因为他们用死追求的目的不同啊…”
嬴政认真的记载着这些言行,因为他如今的身份,已经没有什么人敢坐在他的身边了,而在他的左右位置上,也只有昌平君熊启,以及魏国公子增,这两位的贵族身份让他们能够坐在嬴政的身边来听课。即使嬴政并不在意跟其他师兄弟们坐在一起听课,可是其他人也不敢靠近他,更不敢像从前那样随意的对待他。
于是乎,嬴政在学室内的朋友,也就剩下启和增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